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书法迷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 第五百八十章 密谋

第五百八十章 密谋

书接上回。

等吴氏族长和长老来到大厅之后,便见到大厅中有无数的仆人正在忙碌着,他们皆都在准备着宴客的东西。

他们准备的差不多了之后,吴氏族长挥了挥手,说道:“你等都下去吧。”

“喏”仆人的领头之人,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应了一声,随后便缓缓的退了下去。

等他们都退下去之后,吴氏族长对着长老一引手,说道:“长老请坐吧,趁众家族的人还没有来,我们商议一下对策。”

“也好!”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点了点头,从善如流的坐了下来。

随后,长老还没等吴氏族长开口,便首先问道:“族长,我等还需要商议什么?

您刚才不是说,等其他世家的人来此之后,便任由他们讨论。

等讨论出一个结果之后,我能便随随大流吗?”

“此言差矣!”吴氏族长闻言,摇了摇头之后说道:“虽然我等最终确实要蹲守中庸之道但是我等却不能失去自己的主张!

而且其他世家之人也不是傻子他们在看到我等不言不语之后,一定会猜出我等的打算,到时候他们一定会询问我等的意见,将我等架在火上烤!

未免出现这种情况,我等必须要有自己的主张。

而这种主张却不能受到他人的赞同,不然的话,我等的主张便会成为主流!

到时候,一旦出了事,董卓找的便是我吴氏家族的麻烦,其他家族也会将失败的原因归结到我吴氏家族身上。

所以,我等要商议出一个既不会受到他人赞同又能看得过去的主张。”

“原来如此”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了然的点了点头。

随后,他满脸敬佩的对着吴氏族长说道:“族长不愧是族长,果然英明。

那等其他世家的人来一次之后,我等便告诉他们,我等想要继续支持刘辩,族长以为如何?”

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用看傻子的目光看了他一眼,说道:“你以为其他家族的人都是傻子,既然我等已经知道了,这是骠骑将军的谋划,那我吴氏家族这人如果再继续支持刘辩,那不成了傻子家族了吗?

其他人在听到这个主张之后,一定会察觉到这是我们的敷衍之言,到时候他们一样会将我们架在火上烤!

我正需要找我正需要找一个既既不引人注意,又能说得过去的主张。”

长老在听到此言之后,眉头紧紧的皱了起来,陷入了沉思之中。

再想了好一会儿之后,他无奈的摇了摇头,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请族长恕罪,老夫想了半天也没想到什么好说法,所以,此事也只能交给族长了。

老夫相信,依照族长的足智多谋,一定能想出一个合适的说法。”

说完之后,长老满脸苦涩的摇了摇头,看起来像是十分的不甘心一般。

吴氏族长闻言,瞪了长老一眼之后,没好气的说道:“事到如今,你还要和某家内斗吗?

照你的说法,如果某家想不出什么好的说法,便不配做族长了?!”

看完之后吴氏族长的目光也渐渐锋锐了起来。

他连族长之位都愿意拿出来,公平竞争,如果长老这一派系再继续和他内斗的话,那他不介意先将长老的派系全部干掉!

“额……”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愣了一下。

随后,他哭笑不得的说道:“请族长恕罪,老夫并不是有意针对族长。

而是在往日的时候,老夫和族长斗法斗习惯了,所以便在不自觉间,想要坑族长一下。”

说完之后,长老自嘲的一笑,摇了摇头,陷入了沉默之中。

吴氏族长闻言,脸色稍缓,随后他看着满脸自嘲之色的长老,安慰道:“也不用太在意以前之事,虽然在以前的时候你确实多了不少的错事,但是现在改正还来得及。

再说了,我等现在已经陷入了生死之境地,还需要你这位年长之人为我等把关。”

说完这番话语之后,吴氏族长便满脸真诚的看着长老。

“呼……”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长长的舒了一口气,振奋了一番精神之后,说道:“好了,以前之事我等就不提了。

现在我等还是共同商议一下,给其他家族一个什么说法吧。”

长老现在是彻底放弃了争夺之念,他已经年逾古稀,不可能再成为族长。

而且,他已经为他这一派机争夺出了一个公平竞争的权力。

到时候,如果他这一派系之中有能人,自然会成为族长。

如果没有能人,败落了,也怨不得谁!

在想明白之后,长老便彻底放弃了自己那旁系之主的身份,从一个长老的角度来为吴氏家族出谋划策。

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眼中一亮,满脸的惊喜之色。

他和长老斗了这么多年,可是非常了解,这位看起来平平无常的长老,是如何的老谋深算!

他若是完全放下了争斗之念,全力为吴氏家族出谋划策,那当真是吴氏家族之幸!

最重要的是,长老此人非常的善于阴谋之道,在说谎话上,张口就来,想必他肯定能想出一个搪塞其他家族的说法。

随后,吴氏族长便怀着愉悦的心情对这长老问道:“长老可曾想出用什么说法来搪塞其他家族吗?”

“呵呵……”长老闻言,抚着一尺长的胡须,笑呵呵的说道:“此事简单的很,只要我等告诉其他家族,我等已经联络上骠骑将军,我等便能置身事外!”

“这……”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皱着眉头说道:“这有些不妥吧?

且不说骠骑将军到底会不会接纳我等,就算是他接纳了我等,我等真的要光明正大的将此事说出来吗?

这毕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如果其他家都在知道我等投靠了骠骑将军之后,虽然他们内地里会非常的羡慕,但是他们表面上绝对会对我等冷嘲热讽!”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话语一转,说道:“当然,某家也不是看重颜面之人,就算是其他世家会嘲讽我等,某家也不在意。

某家在意的是,如果我等假借骠骑将军之名,逃脱了此次的危机,那一旦骠骑将军没有接纳我等,那我等便只能留在这长安城中。

到时候,不仅董卓会仇视我等其,他家族也会视我等如叛徒,到时,我等可就里外不是人了!”

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说道:“族长,你还是太稚嫩,太要脸皮了!

你仔细研究过骠骑将军,难道老夫就没有研究过他?

要知道骠骑将军可是天下有数的智者,只要能从他的所作所为中学得一星半点儿便可以受用不尽,老夫岂会不研究他?”

吴氏族长闻言,不解的问道:“就算是你叫他研究透了,又有什么用?”

“呵呵……”长老闻言,笑呵呵的说道:“某家在研究骠骑将军的时候,发现他有一个弱点,那就是他非常的心软!”

“心…心软?!”吴氏族长在听到此言之后,立刻被惊得站起了身,满脸不可置信的看着长老,结结巴巴的问道:“长…长老,你可是生病了?”

长老闻言一愣,满脸不解的摇了摇头说道:“族长何出此言?老夫康健的很,何曾生病?”

“那你……”吴氏族长咽了一口唾沫之后,说道:“那你怎么会说骠骑将军心软?

你难道不知道,骠骑将军在征讨黄巾的时候,几把火烧死了几十万人,最后,他为了胜利,又是用一计灭了数百万黄巾?!

如此心狠手辣的人物,你竟然说他心软?!这简直就是滑天下之大稽!”

长老闻言,摇了摇头之后,满脸正色的说道:“你对人性的把握还是太差了!

心狠手辣和心软并不冲突,在面对敌人的时候,如果你不心狠手辣,那死的就是你!

所以,不管是谁在骠骑将军当时的那个位置上,都会狠下心来,将那些黄巾全部诛杀!

但是,这却不能说骠骑将军在平日的时候也心狠手辣。

老夫研究了很久,发现骠骑将军在平日里就是一个心性平和和心软的人。

他见到乞丐之后会怜悯,见到百姓的惨状之后会生气。

就算是有一两个百姓冲撞了他,他也不在意。

最重要的是前一段时间的那场瘟疫是怎么解决的,想必你也听说了。

皆是因为骠骑将军以身试药,才能找出克制瘟疫的药物。

骠骑将军冒着生命危险去试药,难道仅仅是为了一丁点的名望吗?”

说到这里之后,长老还没等吴氏族长回答,便自问自答道:“不!骠骑将军已经名满天下,他根本就不在乎那一点名望!

所以,他之所以这么做,皆是为了天下万民。”

说到这里之后,长老有些感叹的说道:“而且,老夫还发现,骠骑将军在平日里还常常的出现在洛阳的城中,像一个市井小民一般到处游逛。”

说完之后,长老摇了摇头,哭笑不得的总结道:“由此可见,我们这位骠骑将军虽然位高权重,但是他的心底里只把自己当成了是一个普通人!”

“普通人又能如何?”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这一大通分析之后,满脸不解的问道:“某家承认,长老对于骠骑将军的了解确实超过某家,但是,这与我等又有何关系?”

“怎么没关系?”长老见自己说到这里的族长竟然还没有反应过来,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且想,一个普通人,在受到他人苦苦的哀求之时,一定会心软!

到时候我吴氏家族的机会就来了!”

吴氏族长闻言,好像明白了一些,摸着自己的下巴,若有所思的说道:“长老,请继续说。”

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知道他已经明白了自己所说的意思。

所以,他便坦白的说道:“不管骠骑将军接纳不接纳我等,我等在面对其他家族之人的时候,便谎称我吴氏家族已经投靠了骠骑将军。

等此事过后,就算是骠骑将军没有接纳我,等我等也可以直接出长安、去洛阳。

等我等见到骠骑将军之后,便苦苦哀求,就算是骠骑将军不愿意接纳我等。也会看在我等苦苦哀求的份上,给我等一个安身之所。

到时候,我吴氏家族的危机不就解决了吗?”

吴氏族长闻言,皱着眉头问道:“这是否有些太…太……”

说到这里之后,吴氏族长有些说不下去了。

长老闻言,看了吴氏族长一眼之后,顺着他的话茬说道:“你是否想说,如此一来,我等就太丢脸了?”

“唉……”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叹了一口气,点了点头说道:“没错,如果只是某家一个人丢脸,某家并不在意。

但是,如果我等当真按照你的办法去做了,那丢的是整个吴氏家族的脸!

虽然我吴氏家族确实称不上什么大世家。

但是,我吴氏家族在大汉朝还算得上是有头有脸。

如果我等如此低三下四的去求骠骑将军,肯定会受到天下其他世家的鄙视?!

到时候,我吴氏家族的子弟可就难以在其他世家子弟面前抬起头,更没脸在天下行走了!”

“呵!”长老闻言,满脸不屑地笑了一声之后说道:“相比于家族的传承,区区脸面算得了什么?

只要我等投靠了骠骑将军…不!不用投靠骠骑将军!

只要骠骑将军愿意在洛阳城划一块地给我吴氏家族,那我吴氏家族的传承便也可继续传承下去!

到时候,就算我们在短时间之内会受到其他家族的嘲笑,那也无妨,忍一下就好。

等天下彻底大乱之后,天下各个世家肯定会消失一大批。

到时候,他们就会知道我们的选择才是对的!”

长老在说完之后便冷笑了一声满脸的不屑之色。

长老活到这个年纪,早已看穿了脸面之事,对于家族传承来说,区区的脸面算得了什么?实惠才是最重要的!

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解释之后,眉头依然没有舒展开,继续问道:“就算是你说的没错,但是,我等到了洛阳之后该如何发展?

某家可是知道,骠骑将军在占据洛阳之后,立刻便将原来属于其他家族的那些土地、财产全部都收归洛阳城。

而我等到了洛阳城之后,骠骑将军也不可能会将原本属于我吴氏家族的那一份给吐出来。

到时候,我吴氏家族以何为业?总不能坐吃山空吧?”

“呵呵……”长老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笑呵呵的摇了摇头,说道:“族长,你不要想太多,就算是想再多也没用。

我等现在最主要的是将吴氏家族从长安这个混乱之地摘出来!

至于你说的无以为业之事,那很简单!

等我等去到洛阳之后,可以暂时低调,先用我吴氏家族这些年的来的积蓄支撑一下。

等我等将洛阳城内的情况了解清楚之后再做打算。

依老夫看来,就算是骠骑将军不接纳我等,我等也有机会为骠骑将军效力!”

“哦?”吴氏族长闻言,精神一阵,急忙问道:“长老此言何意?”

长老抚了抚胡须之后,说道:“骠骑将军总不能守着一个洛阳,不攻占其他地方吧?”

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皱着眉头说道:“我等不是早就已经知道骠骑将军没有争霸天下之念吗?

既然如此,那他为什么会那么看重地盘?

况且,就算是他看中地盘,又与我等有何关系?”

“呵呵……”长老闻言,轻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虽然老夫也不知道骠骑将军追求的到底是什么。

但是老夫却知道,骠骑将军非常的看重地盘!

要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和董卓多交易,让董卓江世家之人全部从洛阳撤出来。

所以,老夫笃定,骠骑将军在日后一定会想办法占据其他地方!

等到那时候,我吴氏家族的机会就来了!

因为等骠骑将军占据了新的地盘之后,他需要人去治理。

而骠骑将军的麾下,根本就没有多少文人。

到时候,我吴氏家族便可以派子弟去毛遂自荐。

因为骠骑将军缺少人手,所以她一定不会辜负我等的好意。

等我吴家的子弟上任之后,便让他们忠心任是,一定能得到骠骑将军的赏识。

到时候,我等不就相当于变相的投向了,骠骑将军吗?

如果我等家族子弟成为骠骑将军的左膀右臂,你觉得我吴氏家族出了事之后,骠骑将军会不帮把手吗?”

说到这里之后,长老苦笑了一声,说道:“说实话,老夫现在倒是非常希望骠骑将军不答应我等投靠之事。

虽然到时候我等肯定会受一时之气,但是长久来说,这却是一件好事。

只要骠骑将军不答应接受我等,那等我吴家子弟成为骠骑将军的我左右臂之后,吴氏家族和骠骑将军便不再是君臣关系,而是同盟!

到时候,我吴氏家族在骠骑将军的势力之中,便拥有了超然的位置,如此一来,岂不美哉?”

吴氏族长在听完长老的解释之后,闭上眼睛,陷入了沉思之中,过了一会儿之后……

“呼……”他睁开眼睛,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对于这当长老深深的行了一礼之后说道:“俗语有云,家有一老,如有一宝,此言果然诚不起我,长老请受某家一拜!”

长老见此,赶忙一把扶住了吴氏族长,责怪道:“族长为了吴氏家族。连族长之位都愿意让出来,老夫这点贡献算得了什么?

族长如此,可是折煞老夫了!”

吴氏族长在听到长老的话语之后,也没有矫情,立刻直起了身。

在他正要开口说话的时候,却听到外面传来了仆人的声音。

“族长,其他家族的人都来了,是否将他们请到大厅中?”

吴氏族长闻言,和长老对视了一眼之后,同时点了点头。

随后,吴氏族长便对着外面的仆人吩咐道:“大开中门某家要亲自去迎接他们!”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便站起身对着一旁的长老说道:“为表诚意,我等还是去亲自接一下他们吧。”

“也好”长老闻听此言之后,点了点头,站起身,和吴氏组长一起走了出去。

等他们来到了大门外之后,就见有数十辆豪华的马车正在外面等候。

“哈哈哈……”吴氏族长见此,未语先笑,对着众马车行了一个罗圈里之后,说道:“欢迎诸位仁兄来某家府邸做客,着实令某家蓬荜生辉!”

“吴兄客气了。”吴氏族长话音刚落,其中一辆马车之中,便走下了一个身着绫罗、面色红润的老者。

等着老者将话语说完之后,他一旁的一辆马车上走下来一个约有四五十岁的人。

下来之后,他便阴阳怪气的对着吴氏族长说道:“没错,吴兄太过于客气了!

我等今日前来,可不是为了来吴兄府上做客,而是为了共商大事。

俗话说得好,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

吴兄如此客气,是否是有什么难以言喻的谋算?”

吴氏族长闻言,不甘示弱的反言相讥讽道:“楚兄说的没错,某家还真有自己的算计,只是不可与楚兄说罢了!”

此人名曰楚燕,乃是吴氏家族的死敌,所以他才会在第一时间出言讥讽吴氏族长。

楚燕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眼睛一眯,说道:“看来吴兄今日所设之宴乃是鸿门宴,既然如此,那某家便不去了!”

说完之后,楚燕便装模作样的要回到自己的马车之上。

本来楚燕以为,既然吴氏族长要设宴款待众人,那肯定会将他留下。

但是他却没想到,吴氏族长在见他要走之后,根本就没有挽留,甚至都没有多看他一眼!

楚燕此时陷入了左右为难的尴尬境地。

他们今日前来是为了商议大事,如果他此时走了,恐怕会被众人排斥在外,到时候,他楚家可就完了!

但是,如果他现在厚着脸皮,转过身继续加入这场宴席,又太过于丢脸,所以他现在是回也不是,不回也不是。

好在,楚燕还有几个好友,他们见楚燕陷入尴尬之后,立刻出言说道:“楚兄何必如此?

吴兄邀我等前来,为的是商议大事,如果楚雄现在走了,岂不是要陷自己的家族与不立之地?

楚兄不如卖某家一个颜面,留在这里吧。”

楚燕在听到此人的话语之后,用感激的目光看了他一眼。

随后,他立刻接着此人的话语说道:“既然如此,那我家就卖你一个颜面!”

说完之后,楚燕还怕丢了脸面,所以便画蛇添足的说道:“是我等先说好,某家是为了给你颜面,所以才留下来,可不是某家自己愿意留下来的!”

“……”替楚燕解围的那个人,在听到楚燕的话语之后,满脸的无语。

现在,他已经有些后悔替楚燕解围了。

不过,话既然已经说出口了,他也只能硬着头皮点了点头,说道:“没错,楚兄留下来是为了给某家颜面。”

说完之后,此人对着吴氏族长做了一个“拜托了”的眼神,说道:“我等不要在此多留了,还是快进去吧。”

吴氏族长见此之后,微微一笑,从善如流的说道:“没错,此处不是说话之地,各位兄台还是随某家去大厅之后再聊吧。”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便在头前领路,带着众人来到了大厅之中。

等众人各自坐定之后,吴氏族长便开口说道:“备注位也知道某家招租未来,此的目的。

现在董卓已经在集结大军,恐怕过不了多长时间他就会向刘辩进攻,留给我等的时间不多了。

既然如此,那我等就不要再拐弯抹角,直接说吧。”

“没错”吴氏族长话语刚落,其中一个人便立刻附和道:“我等今日前来就是为了商议,到底要不要继续支持刘辩。”

此人刚一说完,楚燕便立刻插言道:“这还有什么可商议的?

既然这一切都是骠骑将军的阴谋,那我等当然不能中计了!

为今之计,我等应该立刻将派给刘辩的那些家丁全部都撤回来。

如此一来,董卓便抓不到我等的把柄,也就拿我等无可奈何了!”

“荒谬!”吴氏族长在听到楚燕的话语之后,冷冷的看了他一眼,说道:“如果按你的办法去做,恐怕在场的众人一个也活不了!”

楚燕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满脸不服气地瞪着他,大声的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等怎么可能会活不了?!

在这整个长安城中,能对我等家族造成威胁的也只有董卓。

而我等只要将家丁收回来,那董卓就拿不到我等的把柄。

到时候,那董卓有什么理由会对我等下手?”

“哼!”吴氏族长闻言,不屑的冷哼了一声之后说道:“你们都忘记了袁氏家族,袁家可没有得罪董卓,也没有让董柱拿住把柄,还不是一样被董卓给屠杀了?!

如董卓这般人物,他想要对付某一个势力还用得着把柄?他想杀就杀,想留就留,你能奈他何?”

“这……”楚燕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虽然讨厌吴氏族长,但是他却不得不承认吴氏族长说的确实没错!

当初,没有任何证据能证明袁氏家族参与了皇宫之事,但是董卓却毫不犹豫的将整个袁氏家都给屠杀了!

如此很辣的心性,确实不需要理由就会对付某一个家族。

“哼!”吴氏族长见楚燕不再说话之后,冷哼了一声,便把目光转向了在场的众人,说道:“诸位,如果我等现在将家丁全部都抽调回来,那等董卓将刘辩击败以后,一定会将目光转向我们。

到时候,我们必然会因为分散而不是董卓的对手,所以说,我等一定不能将家丁收回来!”

有一个家族的族长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皱着眉头问道:“那按照吴兄的意思,我等继续支持刘辩?”

吴氏族长闻言,神色莫名的摇了摇头之后没有说话。

那人见此,眉头皱得更紧了,问道:“兄兄此乃何意?为何不言不语?难道吴兄早就想好了对策?”

在场的众人都是人精,听到此人的话语之后,立刻将目光转向了吴氏族长。

在看到吴氏族长脸上的表情之后,他们皆都一惊。

因为,此时的吴氏族长根本就没有一丁点儿的愁苦之色,反而满脸的放松。

此时有一位七八十岁的老者站了起来,对着吴氏族长问道:“吴家主你脸上满是轻松之色,可是已经想到了对策?”

“呵呵……”吴氏族长闻言,将和长老早已商量好的话语说了出来:“刘老先生说的没错,某家确实已经想好了对策。”

“哦?”刘姓老者在听到此言之后,急切的问道:“计从何出?”

吴氏族长摇了摇头之后说道:“就算是某家将自己的计策告诉你们,你们也用不了。”

刘姓老者在听到此言之后,眼睛一眯,抚着胡须,笑呵呵的说道:“不管有没有用,你总要先说出来,说不定我等能从中得到什么灵感呢。”

吴氏族长闻言,满脸的愁苦之色,像是在下什么艰难的决定。

随后,他咬了咬牙之后,说道:“罢了,既然你等想知道,那某家也就不再隐瞒了!

某家之策就是——投靠骠骑将军!”

“什么?!!”在场的众人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皆都大吃一惊。

随后他们都纷纷的站起了身,用满脸不可置信的目光看着吴氏族长。

他们这些家族之所以被董卓带到了长安,全都是因为李知。

而且在他们离开洛阳之后,他们留在洛阳之中的那些土地财产全部都被李知没收了,所以,他们皆都非常的痛恨李知!

正因为如此,他们在听到吴氏族长话语之后非常的吃惊。

在他们看来,他们和李知已经有不共待天之仇,如何还能成为朋友?

吴氏族长见此,面色如常的点了点头,说道:“你们没有听错,我吴氏家族确实已经投靠了骠骑将军。

所以,我吴氏家族已经不用再惧怕董卓了。

就算是董卓击败了刘辩,他也不敢拿我吴氏家族如何!

而且,骠骑将军已经答应了某家,等此事过后,便会让我吴氏家族迁回到洛阳城。

到时候,董卓就更奈何不了我吴家了!”

“……”众人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皆都陷入了沉默之中。

他们现在的内心都非常的复杂,虽然他们确实和李知是敌人,但是他们此时却不自觉的有些羡慕吴氏族长。

虽然吴氏家族在迁回洛阳之后,会屈居于李知之下,但是却能保证吴氏家族的传承连绵不绝。

而他们这些在长安的家族,却只能在董卓的淫威之下瑟瑟发抖。

这一强烈的对比,让众人如何不羡慕嫉妒恨?!

再过了好一会儿之后,众位家族的族长总算是回过了神。

随后,楚燕便立刻开口指责道:“既然吴兄已经早已找好了下家,那为什么还要派人去通知我等,让我等来此共同商议大事?

难道吴兄是为了看我懂的笑话吗?!”

“非也!”吴氏族长闻言,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某家今日请诸位前来的目的有两个。

第一是向诸位表达一个态度,当然,不是某家的态度,而是骠骑将军的态度。

骠骑将军想让诸位知道,他的谋划并不是针对于诸位,而是针对董卓和刘辩。

所以,诸位也不用害怕骠骑将军会插手此事。

如果你等真的将董卓击败了,骠骑将军也不会插手。

所以,诸位,便放心大胆的去和董卓放对吧!只要赢了,便能得到一切!”

“当真?!”楚燕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眼中一亮,急切的问道:“如果我等真的将董卓击败,那我等便能得到长安,而不被骠骑将军敌视?”

“没错!”吴氏族长肯定的点了点头之后,说道:“骠骑将军乃是大度之人,他岂会在意以前的那些恩恩怨怨?!

最重要的是,就算是整个长安城中的世家和董卓加起来也不是骠骑将军的对手!

如果骠骑将军想得到长安,早就已经发兵攻打长安了,哪还用等到现在?

骠骑将军之所以会设这个计谋,也是为了阻碍董卓的发展,让他没有机会东山再起!

如此看来,骠骑将军非常的痛恨董卓!

如果诸位能将董卓诛杀,那便是为骠骑将军出了一口气。

既然如此,那骠骑将军为何要对你等出手?

所以,在某家看来,只要你等将董卓击败,那便能安安稳稳的占据长安。

到时候,你等便能以此为基,好好的发展自己的家族了!”

“当真?!”楚燕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高兴的差点没蹦起来,当即便说道:“既然如此,那我们还等什么?

赶紧回家召集家中的家丁啊!

只要胜了,那我等便能拥有整个长安了!”

说完之后出现破不及待的朝外走去。

“且慢!”他还没走几步,刘姓老者便满脸阴沉的说道:“吴家主,恐怕你之所言颇有不实吧?”

“哦?”吴氏族长在听到刘姓老者的话语之后,没有生气,反而满脸好奇的问道:“刘先生何出此言?”

“哼!”刘姓老者闻言,冷哼了一声之后说道:“既然吴家主知道留在长安城打败董卓之后就能和其他世家共同拥有整个长安,那你为什么还要去洛阳城屈居于人下?”

说到这里,刘姓老者话语一转,满脸讥讽的说道:“难道吴家主对骠骑将军如此的忠心?

宁愿放弃这大好的基业也要去为骠骑将军效力?!

既然话已说到这里,那老夫不妨再说的明白一些。

对于我等这些家族来说,忠心根本就是一个笑话!

所以,吴家主,你还是说说你真正的打算吧!”

说完之后,刘姓老者便满脸讥讽的看着吴氏族长,看他如何回答。

“唉……”吴氏族长在听到刘姓老者的质问之后,满脸苦涩的叹了一口气,说道:“你以为某家想这么做吗?!

某家现在就算是想留在长安城也不行了!

既然骠骑将军已经把这么重要的事情告诉某家,那就证明,骠骑将军已经把我吴氏家族当成了是他自己的势力!

如果哟吴氏家族出尔反尔留在长安,恐怕,整个长安都会鸡犬不宁!

因为,到时候,说不定骠骑将军会因为我吴氏家族的出尔反尔,一气之下便出兵攻打长安!

到时候,我等可抵挡不住骠骑将军的兵锋!

所以,就算是某家再不愿意,也只能去洛阳城,为骠骑将军效力!”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还装模作样的唉声叹气起来。

刘氏老者在听到吴氏族长的话语之后,略一思索便点了点头,相信了他的话。

因为,不管是谁,都非常的讨厌背叛,如果吴氏族长当真是留在了长安城,那就相当于背叛了骠骑将军。

到时候,骠骑将军说不定真的会攻打长安!

所以,吴氏族长做出如此选择也合情合理。

随后,刘氏老者便不再纠结于此,转而问道:“你刚才说你召集我等众家族来此有两个目的。

第一个目的是为了向我等表明骠骑将军的心意,那你的第二个目的是什么?”

吴氏族长闻言,苦笑了一声之后说道:“虽然我吴氏,不得不退出长安,但是,某家却有一个妄想,希望诸位能够答应。”

“嗯”刘氏老者听到此言,不置可否的应了一声之后,说道:“说来听听。”

吴氏族长看了他一眼之后,说道:“虽然我吴氏家族因为骠骑将军的缘故,不得不撤出长安城回到洛阳。

但是,某家想将我吴氏家族一分为二,在长安城中留下一些根基……”

“不可!”吴氏族长话还没有说完,一旁的楚燕便立刻跳了出来,大声说道:“你既然已经退出了长安城了,就不要再拖拖拉拉留下什么根基了,还是全都走吧!”

楚燕的话语刚落,其他人也纷纷的附和道:“没错!你走就走了,留下根基算是怎么回事?

难道我等辛辛苦苦打开长安城之后,还要和你这没有出力的人共享长安城吗?没这个道理!”

“对!走就走了,为何要分家?!就算是你分家,也不要将你所分的家族留在长安城,长安城是我等的!”

“没错……”

“……”

长安城就这么大,还不够他们这些家族分子,所以他们当然不希望吴氏家族之留下来。

吴氏族长在听到这些人的话语之后,苦涩的笑了一声,。

“唉……”随后,他怅然若失的叹了一口气,说道:“罢了罢了,既然你风都不愿意那某家,也就不再分家了。

某家身体有些不适,就先回去休息了,你等在这里继续商议怎么应付都董卓吧。”

说完之后,吴氏族长便像是打了败仗的溃兵一般,踉踉跄跄的朝着大堂的后面走去。

一直没有说话的刘姓老者,见到吴氏族长的模样之后,总算是放下了心中的怀疑。

他本来对刘氏族长今日的所作所为有所怀疑。

但是,在听到吴氏族长打算将一脉分家留在长安之后,他心中的怀疑便全部都打消了。

因为,如果吴氏族长当真是想坑骗他们,便不会留下自己的家族之人。

要不然,那岂不是连自己家族之人都一起坑了?!

随后刘姓老者便完全放下了心中的怀疑,加入了讨论大军之中,他要为自己的家族多争取一些利益。

这种场景,就像是一群野狗在争抢食物一般……

喜欢三国之老师在此请大家收藏:(www.shufamixs.com)三国之老师在此书法迷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书法迷小说

猜你喜欢: 秦吏蜀汉之庄稼汉大唐好相公特种兵之基因复制系统大明铁卫大明铁骨帝国之召唤武将系统新特工学生天下枭雄寒门崛起大汉龙骑秦时小说家大明武夫我有一座监狱明王首辅最强炊事兵长宁帝军兵者水浒逐鹿传策行三国最强特种兵王白马掠三国弹痕勒胡马民国谍影最强妖孽特种兵王
完本推荐: 异世重生之无上巅峰全文阅读魔兽争霸:飞羽战天下全文阅读美女总裁的贴身狂少全文阅读透视高手全文阅读英雄联盟之王者荣耀全文阅读大哥全文阅读药结同心全文阅读通天大帝全文阅读天潢贵胄全文阅读明朝好丈夫全文阅读极品桃花运全文阅读天才琴师很倾城全文阅读校园修真高手全文阅读地狱门开全文阅读现代天师的修道生涯全文阅读网游之天下无双全文阅读我就是这般女子全文阅读甜蜜来袭,专宠伪装小萝莉!全文阅读神道昌盛全文阅读默读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疯狂农民工我的冰山总裁老婆我从凡间来都市之修仙归来开个诊所来修仙无敌从满级属性开始寻唐炼尽乾坤我爷爷是迪拜首富篮坛紫锋重回五零当军嫂麻辣俏佳妻:总裁,心尖宠大唐好相公乘龙佳婿抗日之铁血战将秀才家的俏长女天才萌宝,神秘妈咪重生家中宝穿越从龙珠开始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豪门天价宠:最强少奶奶养鬼为祸颤抖吧,渣爹都市之我在异界有个国火影之忍术大师我是大土豪重生之魔教教主绿茵天骄第一赘婿开海

三国之老师在此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三国之老师在此txt下载手机版 - 崖边钓鱼的全部小说 - 三国之老师在此 书法迷小说移动版 - 书法迷小说手机站